约翰

一条时不时扑腾一下的毒咸鱼。

 蜘蛛骨科年下 荷兰虫x加菲虫

   配合一下 @キノコ茶 的粮渣发个渣渣的铅笔稿吧……
    因为加菲怕被别人看到所以荷兰只好拉着哥哥领子遮住亲,加菲被亲的脸红心跳不知所措,脚撇成了内八,【并没有画出来,假装有】手也在口袋里紧紧攥着【依旧假装有】的图。
    骨科真好吃,他们真甜😭。欢迎脑洞。

原粮渣请看我艾特的那位风一般的仙子【】

占tag致歉,
    翻到这两张图,组合起来发现非常吃鸡!
    Tom在访谈过程中突然注意到因为太热脱衣服的哥哥Andy
    这纯情又充满占有欲的眼神简直太有狼崽的感觉了!
    有没有太太想用这个梗开车啊?端碗等粮求扩散!!!!

【蜘蛛骨科】如何接近你2(年下 荷兰蛛x加菲蛛)

     前情提要:【蜘蛛骨科】如何接近你(年下 荷兰蛛x加菲蛛)

     声明:
     年下攻/荷兰x加菲,托比有亲情向登场,目前还未夹带其他cp。
     文笔屎,流水账,剧情粉红又逗比,大佬们注意避雷,请友爱的,轻柔的喷_(:з」∠)_

    非常感谢上一章里给我点赞和评论的小伙伴们!我每一条评论都有看好几遍可我不知道要怎么回!所以专门在正文前感谢一下热情的大家给我的滋磁!对文章有什么感想或者建议都可以提出来!我看着你们呢!
    顺便宣传一下骨科群  670821477
    以下正文~
——————————
02.
     Andrew原本对tobey的判断仍有疑窦,他花了一周多的时间试图与Tom交流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旁敲侧击到单刀直入,Tom言语上并没有表现出对哥哥“过分关心”的讨厌,可躲闪和僵硬的态度却变本加厉。尤其最近几天,曾经喜欢拿着小狗眼在他跟前撒娇的弟弟甚至都不愿意拿正眼看他一下了,这让Andrew更加肯定了大哥的猜测。至于那些语言上的否定,Andrew把它们归为弟弟的善良。Andrew认为弟弟一定是怕直接说出来会伤害到自己。毕竟帕克们都有一副好心肠,并喜欢从好的方面去想别人。
    确定弟弟的态度后Andrew开始考虑大哥说的保持距离的建议,他原本觉得这很简单,可实行起来才发现并非如此。关心Tom,或者现在要说是过度关心Tom这件事,几乎成了他的本能,就像每天早上7点会让他醒来的生物钟一样难以控制。他犹记得今天早上他去敲Tom的门叫他起床时,Tom抗拒的样子。就连平时两人出门前习惯贴一下脸颊给个告别吻的这个小动作,他都表现得非常不自然。虽然他嘴上还是说着平时一样的话,可是Andrew注意到他走的时候是同手同脚的。那样子让他想到身上沾了水的猫。这让Andrew对弟弟讨厌自己的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
   失落感让Andrew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学校里状况连连不说,他甚至在追捕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劫匪时不慎跌进了路边垃圾箱,对面持枪的犯人差点笑死在街上,直到上警车前还听见他在说这件事。Andrew一边沮丧地想着今天发生的事,一边将头上的泡沫冲掉。想要擦眼睛的时候悲剧地发现自己居然忘记拿毛巾了,简直太逊了。
    “Tom?你能帮我拿条毛巾进来吗?”这时候就只能指望自己的兄弟了。
   接着他就听到Tom答应了一声之后拿着毛巾慢慢蹭到了浴室门口,然后就停在那里不动了。   “Tom?你在外面吗?抱歉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能给我把毛巾递进来吗?” 
    没动静。
    “Tom?”
   “好的……我这就进去”Tom的声音显得紧张极了,最近他越来越不能正常的对待Andy,尤其是在“青春期的成长之夜”梦到他之后。他开始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向Andy,一边描绘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轮廓,一边想象它们的触感和味道。平日亲切的二哥仿佛变成了一块充满蜜糖和果酱的热蛋糕,而Tom则是那个在橱窗外身无分文的可怜人。他不敢和Andy完全对视,生怕会被发现一丝丝端倪,天知道他在今天早上偷偷洗完内裤,出门Andy还习惯性的给了他一个告别吻的时候他的脑袋炸成了什么样。现在,他还要面对一丝不挂的二哥,在现实里?那简直比自己背着外星能源过安检还刺激。
    Tom一面胡思乱想一面挪进了浴室,并把毛巾递进了浴帘,谢天谢地Andy拉了一条浴帘隔断了香艳的画面,Tom又失落又庆幸。
    “在这,我给你递进来了。”他发出声音让Andrew能够判断方位。
    “谢了Tom”Andy摸索到毛巾拿来擦拭,可惜终于恢复的视线并没能让他看到脚下残留的一坨滑滑的东西(事后Andy猜测那可能是没冲掉的洗发露)于是他悲剧地踩到了它然后一个踉跄整个人跌出了浴缸,Tom听到动静下意识去接,结果一个没站稳也被带到地上,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后面的洗漱台柜子上,当然对于有蜘蛛超能力的Tom来说,这比不上刚才接住Andy时湿滑的手感给他的冲击的千分之一,更比不上现在Andy近在咫尺的湿漉漉的漂亮脸蛋的万分之一。Tom陷入了短暂的当机。
     Andrew毫无所觉,并忙着给这种情况雪上加霜。
   “天哪!我真的很抱歉,你还好吗Tom?”刚才洗漱台发出的巨响让他非常担心,他就这么骑在弟弟身上查看起了他的情况,好在刚才Andrew摔倒的时候把浴帘卷了下来,遮住了一部分关键部位,不过依旧能看到那双修长的腿以及胸前可爱的粉红色凸起,还有并不过分结实却流畅的肌肉线条。Tom一边将目光移开一边努力让自己沸腾的大脑冷静下来,为了掩饰紧张他只能机械性的用“我没事,我很好”来回应哥哥的关心,可他的身体却给出了青春期男孩看到刺激画面该有的反应。
     “你……你流鼻血了Tom!刚才是不是撞得很重?你觉得头晕吗?要不要去医院?”Andrew被这突发状况吓惨了,他开始慌乱地用手擦流出来的血渍。在Tom来看简直像是下一秒Andy就要亲过来了。
     “不不不!我没事!我真的没事!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就好!”鼻血如同涨潮一般越淌越烈,Tom觉得他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昏倒在浴室里,他赶紧摸起毛巾捂住鼻子,然后推开Andy爬起来准备赶紧离开。
     “你确定?你的状况看起来很严重!”Andy担心的想要跟着弟弟出去。
     “不不不!你千万别过来!”Tom赶紧制止了这个毫无自觉的罪魁祸首,他将视线撇到一边,根本不敢再多看哥哥一眼,虽然他很高兴Andy想要关心他,但是现在这样只会让状况恶化“我很好,我保证!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就好!”
     然后没待Andrew反应过来,Tom就消失在了浴室门口,接着是很响的摔门声,听起来Tom似乎有点生气?他连受伤都不愿意让我看了,看来他真的是非常讨厌我了,Andrew委屈地心想。
   然而Tom并没有想这么多,摔门纯粹是因为他没地方发泄心里的紧张和身体里莫名的冲动,刚才的状况对于他这种小年轻来说显然太过刺激。Tom靠着门慢慢坐下来调整紊乱的呼吸,然后试着将捂住鼻子的毛巾拿开。血已经止住了,Tom松了口气。他这才发现自己拿的是刚才Andrew用过的毛巾,上面还残留着暖暖的香味。Tom抓着毛巾发起了呆,脑中又闪过的刚才浴室中Andy近在咫尺的蜜色眼眸,湿漉漉的丰唇,还有线条流畅的薄胸和修长的双腿,这让他的心跳再次失去节奏。   Tom此刻再也无法逃避自己心里的感觉,他非常确定自己陷入了一场荒谬的恋爱。他搓了搓自己红到耳根的脸,拿出记事的小本子,在“如何才能更接近你”的后面写上了“做恋人?”后面的问号被画的圆圆的,看起来懵懂又可爱。天呐我在想什么呢!Tom赶紧把自己写的混账话划掉。Andy是我哥哥,我怎么能这么想!可是一想到Andy,Tom的心又像是被猫舌舔了一样又刺又痒,于是他又写了上去……就这么反复几次,Tom越想越乱,最终他放弃了思考,把本子胡乱收起来一头栽到了床上。 
    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来回打滚以发泄心里的烦躁。如果现在Andy进来问我有没有事,那我就跟他告白,不不不,就这么说出来会吓坏他的,万一他吓得搬出去了怎么办?这样我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可是不说出来他会永远只当我是弟弟,当弟弟也挺好的,反正能24小时随时看到Andy,总比吓跑他要好……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刚确定自己心意的Tom陷入了另一场复杂的抉择,他就这么胡思乱想的睡了过去。
   这边,Andrew哪里还敢去打扰似乎正在厌烦他的弟弟,他极力忍住想要过去查看Tom“伤势”的冲动,打了个电话向tobey求助。
   “得了吧,告别吻?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还在对Tom这么做,我猜他小学毕业前就烦这个了。”tobey的语气活像个经历颇多的老油条。他觉得最近简直是自己最有大哥尊严的时候了,继自己最小的弟弟之后,Andy也开始向他求助,果然这个家是不能没有他这个大哥在的。
   “可梅婶一直都在这么做,而且我记得你搬出去之前也一直保留着这个习惯,那时候我都高二了。”Andrew不甘心的争辩,他仍然不愿意相信从小与他形影不离的弟弟正在试图远离他这件事(并不是真的)。
   tobey在电话对面摇了摇头,露出慈父般的微笑
    “哦Andy,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梅婶是梅婶,她可是名副其实的长辈,而你只是大Tom几岁的哥哥,拿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来管Tom他当然会不爽。我搬出去前保持告别吻这个习惯那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只是在配合我可爱弟弟的撒娇,事先申明,作为哥哥我挺喜欢你这样乖的弟弟,但你不得不承认你可是我们家里甚至同龄人里最黏糊的男孩了,拿你当例子那是一点儿参考价值都没有的。”他非常睿智的分析道。
     “要知道一般的男孩子在这个年纪最讨厌被人当小孩子看,尤其是在有了喜欢的女孩之后,他们会非常急于独立自主显示自己的能力,更何况Tom还是只刚觉醒的小蜘蛛呢,而你无微不至的关心恰恰是最让他最厌烦的。我们家的孩子都很善良,所以他表面上不会对你说过分的话,可是再这样下去你迟早会勾出他的逆反心理……”
   “好吧好吧,这些你之前都说过,我也觉得你是对的,我需要和Tom保持距离。”虽然觉得tobey说的在理,可Andrew快要受不了自家大哥这吃了窜天猴一般的语气了,所以赶紧打断他长篇大论的分析抢先提出结论.
    “可是我该怎么做?难道就突然对他不闻不问?那还算什么一家人?”
   “还能怎么办?既然一个屋檐下你没法改掉那些习惯,那搬出来住就是保持距离最好的选择了。”tobey非常中肯地建议。
   “搬出来住?真的需要到那种程度吗?Tom他才刚升高二,力量也刚觉醒,我觉得我不能……”
    “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你简直像只护崽儿的老母鸡。”tobey非常无奈地开始开导自己母性泛滥的弟弟。
    “Tom有手有脚我相信他能照顾好自己的。你也不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就在纽约市,想见他随时都可以,这也好过同住一个屋子连点儿私人空间都没有的24小时照顾。”
    “说真的,如果你不想要Tom彻底讨厌你的话,”托比的语气异常认真“我觉得搬出来是需要的。”
   “好吧……我听你的。”想到搬出去后和Tom关系突然变好的大哥,再想想自己,Andrew最终妥协了。

万圣节末班车,乱涂的蜘蛛三兄弟。

tom:哇我拿了一件超酷的斗篷!
Andrew:哪来的?……啊……
Tobye:走吧弟弟们,我们去要糖果!
Andrew:Tobye哥哥……你要不要把里面的兔子毛衣换掉?

【蜘蛛骨科】如何接近你(年下 荷兰蛛x加菲蛛)

  概要:这是一个写青涩弟弟如何笨拙的撩哥哥的故事

  声明:
     年下攻/荷兰x加菲,托比有亲情向登场,目前还未夹带其他cp。
     文笔屎,流水账,剧情粉红又逗比,大佬们注意避雷,请友爱的,轻柔的喷_(:з」∠)_

——————————
01.

        青春期,一个从孩子到大人的过渡期,非常美好,也非常微妙。这个时期的孩子们有着过分旺盛的精力,好奇心,以及什么事都想做做看的冲动劲儿。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惹是生非,有时候是单纯觉得好玩,有的时候则是为了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证明自己。他们会做出一些自以为成熟的幼稚举动,虽然常常让周围人感到困扰但多数时候并无伤大雅。然而这个微妙的时期再加上蜘蛛力量觉醒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不明白,Tom。”    Andy看了看散落一地的实验器材,又看了看手足无措的弟弟Tom,头疼地揉揉眉间。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要用这种方式来和我打招呼,你就不能先叫我一声吗?”    Andy的语气并不重,Tom却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非常抱歉……我……刚才忘记控制我的力量了。”他站在一边手指紧张地抓着裤边,并用乞求原谅的目光看向哥哥,样子像极了怕被怕被抛弃的小狗。Andy见状也不忍心继续责怪他了,拿出扫帚和吸尘器开始清理这些狼藉,Tom则帮忙把还没有摔坏的东西物归原位。
        就在惨剧发生的大概5分钟前,Andy刚刚结束自己的研究,正在把器材清理归类放到储物架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拍在了组合架支撑上下两截的连接处,力气很大,让Andy差点以为是蜥蜴博士回来了。可怜的架子应声而倒,敏捷的反应只让他救下了三分之一的器材,剩下的全部扑街。Andy崩溃地转过头准备对来者爆一句粗口,结果居然看到了一脸懵逼的弟弟Tom。

    Andy还记得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为了教训经常欺负他的同学砸坏了学校的篮筐,为此还被叫了家长,但也仅此一次而已。
        大多时候Andy还是一个乖孩子,尤其在大哥tobey搬出去自立门户,梅姨也年纪渐大力不从心之后,他很自觉的担任起了照顾弟弟Tom的责任,并且认为自己做的很好。
         Tom高中前他每天都会接送他上下学,监督他学习,甚至在梅姨值夜班的时候负责晚饭。在Tom觉醒能力以后,Andy几乎教了所有他会的和经历过的东西,甚至还专门在无人的地方进行训练。在长达一周的秘密训练中Tom的表现异常出色。Andy认为他不久就能善用自己的力量成为又一个优秀的蜘蛛侠。

     然而最近他被狠狠的打脸了,瞧瞧这孩子都干了些什么。

    几天前,Andy在去大学上课的路上突然被本应该进行城市巡逻的Tom荡着蛛丝掳走,理由是这个时间堵车,他想送他一程。虽然最起码有几十个路人看到他们的好邻居蜘蛛侠像抱电影女主一样把一个男人抱走了,但是弟弟的出发点是好的,Tom也顺利的把Andy送到了教室所在的那栋楼——的房顶上。然后隔着头套迅速给了他一个吻就走了。Andy不敢喊他的名字,只能不停喊等一下,然并卵,第一个等一下还没说完Tom就没影了。天台唯一进入楼道的入口平时是被锁死的,没带蛛丝发射器和紧身衣的Andy被困在了天台上。他只能等到上课铃响大家都进教室后沿着外墙爬下来再进入教室。教授惋惜地给了他这学期第一个迟到,虽然他那天出门比平时都早。
    大前天,Andy正在校园树荫下的长椅上坐着休息,Tom突然就从头顶的树上掉下来把他砸了个倒仰,穿着蜘蛛装,头套掀至鼻梁处,还带下来一截粘着蛛丝的粗树枝。Andy初步断定是自己弟弟想要顺着蜘蛛丝倒吊下来吓唬他一下,结果支撑他重量的树枝断了,他才掉了下来。休息时间来往的人很多,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一幕。Tom的蜘蛛装非常正统,和报纸上刊登的照片一毛一样(此处应有tobey背锅),有人开始大喊“woo!快看!是蜘蛛侠从天而降了!”有人拿出手机准备拍照,Andy只能一边喊“不不不,他不是他没有不要乱认啊!”一边拉着Tom赶紧撤离现场。没有什么比暴露身份更危险的事了,Andy为此非常严厉的教育了Tom一顿,虽然他严厉起来完全没有气势,不过Tom好歹听进去了,并保证他以后不会穿着蜘蛛装随便乱搞。
    风平浪静的两天让Andrew觉得欣慰极了,日子终于又恢复了正常。为了表彰弟弟这两天没再惹麻烦,Andy还亲手做了一个简易的Tom版蜘蛛公仔送给他。

    接着今天就是这么大一个惊喜。

     Andy有点搞不懂自己弟弟了,说他叛逆,也不是,自己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没有过顶嘴和争论的事。做错事的时候认错态度很诚恳,说明至少是非观还是比较正的,没染上什么非主流的想法。除了Andy每次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总是支支吾吾眼神飘忽以外,一切看起来都是正常的。那么他到底是为什么会一次次的做出这种白痴幼稚的举动?问Tom大概是得不到什么了,Andy觉得应该和大哥Tobey说说这个事儿,说不定他能分析出什么。

    两人打扫完现场,Andrew需要给学校报备自己损坏的器材并商量赔偿事宜。Tom则灰溜溜的回到家,锁好房间门,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笔记,里面有他用丑萌的字体记录的各种古怪想法,还有一些幼稚的乱涂乱画。
    他翻开到写着“如何撩到心仪对象”的一页,在“Ned的建议:※壁咚”的那行后面画了一个哭脸,并在旁边标注道:又搞砸了,下次要注意控制自己的力气,或者在Andy靠着结实点的墙壁的时候试试看。可是我要怎么做?我每次接近他都会紧张得无法思考。
     写完后,他又看了看前面的记录:
     大哥Tobey的经验:
    让自己喜欢的人体验高空浪漫能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有机会能来个蜘蛛侠之吻那是坠吼的!

    后面是Tom自己的标注:
    今天我送了Andy去学校,还把他送到了楼顶,不知道这次的高空浪漫体验如何,我真该问问他。可是我不行,抱着Andy飞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法思考!(脸红的表情图)
    下午Andy回来了,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一定觉得我的荡丝技术烂爆了。看来我还需要练习(加油的表情图)
    虽然我觉得蜘蛛接吻应该在某种浪漫的环境下进行,可是我很想试试(心形)
    该死的树枝居然断了,是因为我最近长胖了吗?Andy因为身份差点暴露的事差点气疯,看来这两天我要乖一点。tobey的经验真是一点都不靠谱,或许我该问问周围的人。

    Tom合上笔记本,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他拿起刚才进门丢在一旁的钥匙串晃了晃,看着挂在上面的Tom蜘蛛公仔和他自己刻的木质长腿蜘蛛徽章相互碰撞,然后傻笑起来。
    Tom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无法将目光从Andy身上移开的,他只能判断出他对Andy的感情和对大哥tobey的不一样,很早以前就不一样了。他不确定现在他抱有的这种感情到底是不是恋爱。只是他不管和谁说自己的烦恼大家都会说“你一定是恋爱了。”他才姑且下了这个结论。Tom现在非常迷茫,他本能希望和Andy更近一步,可是他们已经亲密无间了,似乎再做更多的行动反而会适得其反,可安于现状又让他感到无比焦躁。无所适从的感觉让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宅男烦恼不已。他提笔在空白的一页画了一个不开心的脸下面写道:

    我要怎么才能更接近你?

   然后合上本子小心的藏到隐秘处,穿着蜘蛛装从窗户跳了出去。他需要找个高地来平复自己烦躁的心情。
                         
       如果Andrew看到了藏在抽屉夹层里的笔记本的内容,那他一切的疑惑都会迎刃而解,或许还能震惊到下巴脱臼。可惜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东西存在,所以他选择了向大哥Tobey求助。并陷入了另一场震惊中。

    “what?你是说Tom有了喜欢的人?还跟你请教把妹经验?他可从来没和我说过这些!”Andrew惊得差点将那一叠厚厚的实验器材价目表和赔偿资料撒到地上。

    “我觉得你一定是被讨厌了,Andy,他甚至特别嘱咐我不要告诉你。”电话里的Tobey语气里带着同情和揶揄。
     他可是看着这兄弟两个长大的,一起生活的时候他总觉得两个弟弟之间的关系要比两人和他的更加亲密。有时候他会有一种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感觉。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考虑是不是因为只有他能不靠设备吐丝让两个弟弟觉得不爽了。
     可看看现在,Tom打电话来给远在天边的大哥分享恋爱经验,还专门嘱咐不要告诉Andy。这么喜闻乐见的事情让Tobey心里平衡不少,并开始给对面心碎的二弟传授起了经验。“别失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当年肯定也瞒了我这个看着你长大的大哥不少事情。”

    “就算我有事瞒着你,也不会天天在你旁边捣蛋吧?”Andrew不甘心的为自己辩解。

    “所以我才说你被讨厌了,我猜他一定是想让你烦他,离他远一点。”tobey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断“你简直在把Tom当儿子养,而且你还话痨,这个年纪的孩子最讨厌家长唠叨他们了。”
   “真的吗?”Andrew的语气委屈极了,他并不觉得和Tom的交流是他单方面在唠叨,Tom有时候比他还能说呢,不过想想最近的糟心事……他大概真的是被讨厌了吧。曾经和他无话不谈的小弟弟居然藏了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不和他说,甚至根本不想让他知道。Andrew瞬间感受到了强烈的,家长式的寂寞感。
    “和这个年纪的孩子相处的重点就是距离产生美,Andy” tobey听到二弟带着鼻音的委屈语气也不忍心继续幸灾乐祸了,他开始语重心长的传授自己不成熟的育儿经验。
    “你们以前是很亲密,可是孩子总有长大的时候,你该给他留一点自己的空间。比如你看现在,他显然更愿意和我这个大哥远距离的分享烦恼。”
     Andrew叹了口气,将心里莫名的失落感压下去:“好吧,我会试试这种方法。”

TBC